【原创】反家暴法系列之——团队家暴案例|婚姻律师杜芹团队

来源:杜芹家族律师团队 作者:杜芹律师 时间:2018-04-01

【前言】家事无小事。对于家暴,除了当事人本身要勇敢面对,专门的家事调查、家事审判和家暴救济程序同样应当逐步完善,《反家暴法》是迈出的一大步。惟愿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,更多家庭重现欢颜!

《反家暴法》3月1日实施,我们团队的系列专题也接近尾声。最后一期奉上我们团队做过的家暴案例和反思,献给当事人、法官、警察,和期待和谐、有爱心的每一个您!

案例一:首例“人身保护令”,罗湖法院。

总也忘不掉,周小姐来到律所时,那张惊慌失措的脸;也忘不掉,周小姐免提手机里传来,“你再不回家,我就把孩子从窗户上扔下去”的声音;也忘不掉,听证前我方希望派法警支持时,法官无奈的摇头,于是我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团队没有高大威猛的男律师……

好在,一切都没有预想的那样糟糕。听证时,报警回执、笔录、伤情鉴定报告、照片、病历、证言……充分的证据面前,对方理屈词穷。家暴事实认定,法院保护令裁定如下:

“被申请人搬离居所,禁止在距离居所200米范围内活动;禁止骚扰、跟踪申请人及其母亲”……

作为律师,这个保护令全面胜利!但对当事人而言,心软的她在对方苦苦哀求中,让保护令成为一纸空文,因为他们仍然住在了一起。后来的后来,揪心啊,家暴仍在继续。这也应了那句话:真正的救世主只有自己!

反思:家暴案件应当增设法警支持,增加人身保护令专门送达、执行程序。《反家暴法》实施的日子到了,但配套的人员、制度、程序,法院、公安、街道:你们准备好了吗?

案例二:缺失的报警调查笔录。

这个案子的法官非常温和,不管当事人怎么吵,他都很有耐心地听着。当事人告诉我,他的丈夫是高级知识分子,精通法律,口舌如簧,每次报警,都应对自如。警察叔叔来了,他就紧闭房门,坚决不出来。隔空对警察说:我没打她,是她打我,我现在鼻青脸肿丢不起那个人,所以就不开门了!于是警察告知两人明日去做笔录。当事人去了,对方却从未去过。因此,每次报警就只有报警回执和当事人的笔录,没有对方的笔录。

法官:缺失对方的笔录,无法证明家暴啊!

当事人:那我被打的伤痕累累,如何解释?

法官说,伤痕本身不能证明就是他打的……

深夜、家中、两个人、身上的伤,这还不能盖然性地推断出家暴吗?难不成自伤的概率大过被伤?

反思:警察应当规范家暴报警后的处理流程(不要像有些案件连报警记录都找不着),出警、调查、笔录、鉴定、还有《反家暴法》中的“告诫书”、治安处罚、刑事立案。法官也应当敢于担当,不要回避家暴认定。

案例三:可怕的“双面人”。

这个家暴案例,做妻子的当事人纠结得不行不行的,为什么呢?前一分钟,丈夫打得她鼻青脸肿,后一分钟就认错求饶,而且还鼻涕一把、泪一把、实在不行还跪一把!妻子心软啊,凑合过吧。可是没几天就又来个轮回,周而复始。心理医生也看了,朋友也劝了,警也报了,啥也没用。

妻子对我说,我好希望他打了我之后就不再理我!我说,命运在自己手上,离不离你自己定。她说我终于知道了,坚决离婚!

开庭时,丈夫没有请律师,一个人慷慨陈词加声泪俱下,要不是当事人提前说过他很会表演,我几乎就和法官一样,被感动了!开完庭后一出法院门,丈夫恶狠狠地说,想离婚分我财产,没门!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!!

此案无疾而终。

反思:法院一直在喊家事调查员制度,但凡到小区物管、邻居家随便问问,那家暴的血泪史肯定大把,认定家暴就不是难事了,但空有设想,何时落地?

案例还有很多,作为婚姻家事律师,每每想到心里都会很痛!家暴的根源不是个人文化素质,高知、老板施暴的案例,在我们这里也有好几起,一些妻子宁肯净身出户,也不敢直面追责。家暴影响的,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家庭,子孙后代,整个社会!

家事无小事,每一个家事案件也绝不能类同经济纠纷来处理,法官应建立特有的家事思维模式,律师要成为情理法兼备的专业家事律师。

昨天3月3日,最高院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接受采访时,就谈到了家事审判方式改革。建立专门的家事法庭,专业的家事法官,专门的家事程序,肯定会让家事案件审理更加通情达理、更加贴近事实的公平,也让家暴受害人维权时更加轻松便捷!作为专业的婚姻家事律师,我们团队特别地开心!对于手中正在处理的几宗典型案件,也瞬间信心倍增!

值此《反家庭暴力法》新法3月1日颁布施行之际,婚姻律师杜芹团队聚焦家暴 ,也尽力分享给大家反家暴的知识和能量!我们期待,每一位朋友都能够收获必要的法律知识,能够独立自信,面对家暴零容忍!笑对生活每一天!

(文章欢迎转载,但请体谅小编的辛苦,务请注明出处“杜芹家族律师团队”)